《金融界》走进达内科技

[来源] 金融界    [编辑] 达内   [时间]2014-07-15

“活到老,学到老”,中国人的一生就是学习的一生,从启蒙教育到高等教育,从人文爱好到职业培训,中国教育金矿的含金量一路攀升。近日,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吹响了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号角,顶层推动也激起资本热情。而在职业教育的细分领域,达内科技是以IT培训为特色的领...

 

 

 

韩少云:职业教育还面临三方面困境 被认为不够“高大上”

「背景资料: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62324 日在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就加快职业教 发展作出重要指示。他强调,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体系和人力资源开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广大青年打开通往成功成才大门的重要途径,肩负着培养多样化人才、传承技术技能、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职责,必须高度重视、加快发展。」

金融界: 在您看来我国的职业教育存在哪些问题?如何更好发展职业教育?您有什么建议?

韩少云: 现在中国的职业教育还是主要由两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是官办的,大学、大专还有一些职业技术学校、学院等,另外一部分是像达内 的这种职业培训机构。我觉得现在的问题可能是官方的职业教育的份额还是大头,民间的企业所从事的职业教育占的份额还是比较小的,怎么把这两者做一个有机的结合可 是未来我们职业发展的方向,最近国家层面也有一些动作,比如习主席‘加快发展职业教育’的这个讲话,这可能是一个契机,未来能够促进官办职业教育和民办职业教育有机结合,共同促进职业教育的发展。

金融界: 职业教育这儿目前存在的问题是什么呢?

韩少云: 存在的问题是官办的职业教育受到资源和政策的限制,它还是沿袭以前传统的职业教育的模式,跟市场结合的不是太紧密,达内 之所以能够在这个市场里面有这样的生存机会,就是因为我们的职业教育跟企业的需求是紧密结合的,这样的人是符合企业用人需求的,官办的这些大学和职业类的院校他们跟企业的需求有一定的脱节,需要把这个脱节弥补上,现在主要问题是这样。

金融界: 像私立或民办教育的困难在哪?

韩少云: 现在它的问题是怎么把规模做得更大,让更多的人通过职业教育获益,而且尽管现在社会上对职业教育认可的人蛮 的,但是大家还是有一种天生的排斥,大家觉得职业教育培训毕竟不如大学的教育‘高大上’,‘我大学都上完了,为什么要去参加培训?’从家长甚至到学生的认可度、认识都没有提高到一个比较好的程度,比如说达内 的学生要参加培训,要问家长要钱,家长就说了,‘花了四年的钱让你上大学,大学上完了还问我要钱去参加职业教育培训才能就业?’他们就很难理解,所以就要我们给大家去做这种沟通、教育,让大家认识到中国的现状,大学教育或者中国官办的职业教育跟市场实际上是有一定脱节的。

金融界: 您刚刚谈到做大规模。做大规模有哪些门槛?

韩少云: 一个是家长的认识,一个是官办学校的认识,还有就是说也希望国家慢慢的把大学政策放开。最近我们跟六所大学签订了课程的职业化培训,就相当于我们的课程走进大学了,民间的职业教育跟大学做一个有机的结合,相当于大学里面的大学生他有一个学期的课程就专门上达内 提供的跟企业实战非常接 的课程,就相当于学生在大学里面就把他大学毕业后做的培训课完成了,大学毕业就不用再去花钱参加培训,那么这个问题相当于他上大学的学费就包含了,不需要再找家长再要钱了,这个政策在全国推广的话,会有更多的大学生从中获益。

金融界: 我有一个问题很好奇,您的人才观是怎样的?

韩少云: 达内 认为培训或者教育的最高境界就是差异化教学、因材施教。因为你把所有的人都放到一起来去教学实际上是不对的,一定要根据每个人的情况让他选择适合他的课程方向,这样的话让不同的人都有一个接受职业教育,公平接受职业教育的机会,我们觉得这才是职业教育的最高境界。

 

韩少云:技术更替和市场压力恰恰是民办教育的机会

「背景资料:达内科技是一家在中国以IT 培训为主业的职业教育培训机构,其主要商业模式为“招生、培训、推荐就业”。截止20144月,达内科技在中国34 个城市有97 家直营的培训中心。」

金融界: 我在网上看到达内科技最近发过的信息,下半年还要开几门课。

韩少云:对。

金融界: 现在新开课程的情况是怎么样的?

韩少云:差不多9 月份我们的 会计课会上线,相当于我们的学生又多了一个新的选择,以前从事会计的,或者想从事会计的,尤其是一些女性的学员,我们将提供会计类的培训。这个相对来说是比较传统的课程,存在了很多年了,培训也有一些年头了,在市 场上面。当我们觉得市场用户的基数非常大,现在市场里面的玩家大部分做的是纯线上的培训,或者是侧重于证书的考前培训,真正做职业培训的机构相对比较少,或者还比较小,没有成气侯。我觉得这正好对达内来讲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机会,所以我们决定要进入这个市场。

金融界: 会计课的整个规模设计您估计有多大?

韩少云: 从招聘量上来讲,它大概是JAVA的四到五倍全国的量来讲,我们觉得市场份额也应该是JAVA的至少三倍这样一个规模,我们觉得这个规模应该是无可限量的。

金融界:9 月份上线到年底,三个月内您有没有规划这个课程的招生和运营?

韩少云: 今年我们并没有把这部分财务的收入放在预算里面,今年我们还是一个实验性的工作,在北京地区开课,更多的大规模推广的话要到明年。

金融界: 达内在北京地区会计课容纳量大概是多少?

韩少云: 初期我们先做一个中心,一年培训大概是差不多1000人左右的规模。

金融界:学费合理吗?

韩少云: 学费看怎么说了,我们觉得还比较合理。通常我们的学费听上去也蛮高的,比如说16800元,但是通常我们的学生毕业以后在一线城市他的就业工资都能够达到45000 元,差不多4 个月的工资可以把他的学费成本收回来了,比起MBA 差不多好几年能把学费的成本收回来,我们是很快很快的。另外我们也考虑到很多学生大学毕业不愿意再花家里的钱,我们会跟一些金融机构合作,会给学生提供助学贷款的方式,比如说在学习和找工作期间,通常会付利息的,16800元是通过贷款的方式来获得,前8个月是只还利息,大概每月只还200块钱,后面10 个月,一般来说学生都工作了,就是相当于有收入的话再还本还息,对学生来讲,学费资金的压力我们也帮他解决了。

金融界:但是IT 行业的技术更替特别快,我感觉这一两年以来,互联网在中国的发展,简直是爆发式的速度,我们从业人员都感受大这个压力,这种技术更替对您教学的产品线会不会带来很大的压力?

韩少云: 还好吧,这恰恰是达内的机会,因为IT 技术更新非常快,我们大学可能没有这种资源或者精力不停去更新它的课程,而像我们这种私营的、商业的机构,我们为了生存,并没有国家的照顾,完全是靠市场来生存 的,我们想在市场里面立住脚,就需要有新的技术马上跟踪它、消化它、吸收它,然后再把我们消化完的内容传递给我们的学生,让我们的学生学到最新的技术,让他们能够尽快的找到工作,这正好是达内公司立足的根本。

金融界:不怕压力。

韩少云: 对,这恰恰是我们的机会。

金融界: 那这更新的速度和频率是?

韩少云: 我们的课程半年差不多更新一次,我们觉得这个速度是合适的。虽然IT技术更新的速度确实很快,但是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快。而且IT 技术虽然在更新,但是一些根本的东西永远不变的,比如说底层编程的技术、数据库的技术、操作系统技术是不变的,虽然大家看到的APP是新的应用,3G甚至4G 的技术都出现了,但是这只是大家使用方式的变化而已,后端的IT 技术跟以前几乎是完全一样的,更新的部分可能就是前端和用户交互的部分,或者是设备不同而已。因为我们讲师在IT 行业里面打拼了那么多年,有什么新的变化,他马上可以看懂这种变化,到底是原来在这个基础上又新加了一个参数呢还是根本上的变化,比如说苹果5和苹果4 比较,或者苹果4和早期的苹果手机比,把屏幕扩大了,加长了一小截,以前可能在桌面上可以排12 个应用,现在能排16个应用在桌面上,就是这样一个区别,对我们软件来讲只是调一个参数而已,软件的核心没有变化。

金融界: 目前我们的课程里面,它的招生的情况怎么样?比如说哪些课程是更受欢迎?

韩少云:我们传统的JAVA 课程在达内这边还是比较大的,实际上我们课程的欢迎程度完全取决于后端的企业招聘的需求,JAVA工程师在这个行业里面需求还是更大,比如我们打开 51JOB或者智联招聘去看的话,它的招聘量在IT行业里面还是排第一名,排第二名、第三名的现在可能是IOS安卓的最近一两年是比较火的。

 

  

左图说明:职业教育被确认为广大青年成才的重要途径;右图说明:金融界网站专访韩少云

 

韩少云:达内科技不怕复制和模仿 

「背景资料:达内科技是国内市场份额最高的IT 培训企业,市占率为 8.3%(以营收计)。经过11 年的发展,达内已经建立起一套完善的O2O 教学平台,线上线下有机结合。」

金融界: 达内科技目前在行业需求这块天花板有多高?市场占有率多少?防火墙有多高?比如别的公司要模仿模式,要挖师资,甚至是资深团队要单干,怎么办?

韩少云: 达内现在是在中国34个城市都开设我们的中心,达内现在我们有11 个课程方向,通常我们一个课程方向在一个城市就可以开设一个中心,我们比如说北京有11个课程方向有11个中心,上海11个课程方向,可能也接近10 个中心。比如说武汉、南京可能只有5个中心,还有 5个或6个还没有开。未来达内的市场空间在哪呢?横坐标来看是11个课程方向,纵坐标来看是34 个城市。理论上来讲,横坐标纵坐标交叉的点是一个城市,1134就应该有300多个点,或者300 多个中心我们可以开,到目前为止我们只开了100 家中心,在现有的基础上我们未来还有200个中心的市场空间可以开,就相当于现在的业务翻三倍这样的规模,同时我们的课程方向还在不断拓展,比如说今年年底明年我们就变成12 个课程方向,横坐标拉长了,从城市上来讲,我们每年也会新增34个新城市,纵坐标也拉长了,交集的点也会越来越多,把我们的版图做得越来越大。

金融界:您刚刚说未来要做 12个坐标等等,未来这个可能的方向您现在肯定是有了,可以说一下吗?

韩少云: 比如说今年年底的会计,未来还有人力资源HR 的培训,还有一些管理类的培训,具体落地比如说像职业经理人,现在每个公司都缺这种店长,或者分公司的管理人员,未来我们也会提供这方面的职业培训。

金融界: 您说整个市场容量,在防火墙方面呢?比如说别的公司模仿我们的这个模式,比如说要挖师资,这个怎么办?

韩少云: 实际上一个公司做成一个上市公司,做到一定规模以后,它的竞争力再不仅仅是某一方面的竞争力,而是综合的竞争力,比如说达内 公司现在的竞争力是什么?我们总结是综合竞争力,综合竞争力体现在哪里呢?销售能力强,销 团队要强,销售能力也要强,教学团队要强,教学能力也要强,管理能力要强,管理团队也要强,就业服务你的团队要强,就业服务的能力也要强,这四个强综合在一起是一个强的公司,一个优秀的公司是多个环节做到优秀才能是一个优秀的公司,别人通常去看达内的业务,我们的利润率可能也就是20% 左右,你想复制其中的一个环节是容易的,但是你想把其中四个环节全部复制下来是有挑战的,如果有两个环节复制不到位,就相当于在达内 的基础上打八折,不赚钱,别人复制就没有意义了。

金融界: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它肯定给我们做IT培训做巨大的进步,我觉得这个是也去相信前瞻的眼光也是很重要的。但是它同时带来一个挑战,就是在线教育,比如说4G 的带宽,现在还有很多的慕课,就是多元的社会,开放性的互联网社会了。这种东西对咱们的网点式教育会带来什么样的冲击?

韩少云: 实际上达内 教学形式就是一个互联网的教育,只不过我们是实时的互联网教育,还有我们的学生不是在家里学,是在中心里面通过互联网学习,就像你们看到的达内 有特色的地方是我们用远程教育方式,我们老师只有80位,而且全部在北京,我们的学生分布在全国的34 个城市,他们就是通过互联网学习,为什么我们没有像一般的互联网让学生在家里学,就是我经常讲的一句话,培训的效果决定培训的形式。我们的平台他完全可以在家里学的一种形式,技术和平台都达到了这个要求了。我们通过实验以后,在家里学习的话,学习的效果会打70% 的折扣,我们的学生经常是屌丝级的学生 都是二三本的学生,他的学习能力、自控能力很差的,或者达不到通过网上学习的要求,所以我们是把学生还是集中到我们的中心来学习。再加上职业教育时效性很强,他在操作的过程中肯定有问题,有操作的失误和错误,有 失误和错误谁来纠正?我们用远程教学加上助教的方式,比如说他在操作的过程中,在我们中心里面有问题助教马上可以帮他解决掉操作当中的问题,这样的话它既利用了互联网跟名师学习的过程,又有懂实际操作的教练帮助 解决实际中的问题,这样的教学模式我们觉得是最适合职业教育的模式。纯互联网的教学模式,可能对于屌丝级的学员,对于职业时效性很强的职业教育现阶段还是不太合适。所以我们就不担心纯互联网、纯线上的教育带给我们的冲击。

金融界: 但是纯线上的教育是免费的,同时这个在成本各个方面还是有优势。

韩少云: 明白。免费的话肯定是不长久的,或者说免费的东西不能够满足学生的要求。因为一个职业教育的话,培训的周期是很长的,我们的课程通常都是全脱产4 个月,周一到周五全天来上课,大概是1000 个小时,实际上我们单个小时的价钱跟线上价格是差不多的,一小时相当于16.8,就是不到 20 块钱,线上一个小时课程差不多也要450 块钱的水平。我们比线上的课程还要便宜,除非它免费这样的。 

 

韩少云谈达内科技上市后规划:上下游并购 扩大规模

「背景资料:201443日,达内 科技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此次发行数为1530万股,总募资额为1.377亿美元。截止201473 日,上市三个月内,其最大区间涨幅达54.31%。」

金融界: 开一个新的中心大概要多少钱?

韩少云:通常是100 万人民币。

金融界:一个新的课程呢?

韩少云:差不多也要100 万人民币。

金融界: 我们新课明确了。新中心具体规划出来了吗?

韩少云:今年我们可能差不多开 2025个新中心。

金融界: 在教育这一块,是特别关注的这一块,您刚刚也说会收购一些新的课程,课程之外有没有跟教育相关的公司?就是具体的课程之外,可能还是教育行业,但是课程之外。

韩少云: 比如说未来达内还要上HR 的课程,还有上管理的课程,因为我们自己研发课程的话,可能要半年到一年的时间,我们要收购一个公司可能三个月就搞定了,回来加快我们新产品投入的速度,所以我们一些新的领域我们会考虑通过收购的方式把它完成。

金融界: 有没有跟教育稍微有一点点外延?

韩少云: 外延我们也会考虑,比如说上下游,下游比如说做外包的企业我们也会考虑。上游比如说做IT学历教育的我们也会考虑。

金融界: 通过这次上市以后,对达内科技有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

韩少云: 我们肯定对达内的品牌提升有很大的帮助,我们看了一下百度的指数,达内 的搜索指数要比以前翻了一倍多。还有你是上市公司,你再跟合作伙伴,大学去谈,别人对你更有信心,你是上市公司肯定你的课程更有保障。还有就是说下游的一些企业,还有包括像国际厂商的合作伙伴,比如说微软、ADM这样的公司,去跟他们谈合作,也会给公司增添一些砝码。

金融界:更多还是品牌上的。

韩少云: 还有人才吸引上面。任何一个公司人才是你很重要的资源,你能吸引到很优秀的人愿意加盟到公司来。

金融界: 比如说未来一到三年的时间段来看,您觉得达内科技的成长性可以在哪些方面得到体现?

韩少云: 我觉得我们现有的业务还有我们现有的布局,未来三年还是处于高速增长的过程,我们在上市的时候就跟别人交流,我们今年大概有50% 的成长,到明年可能有40%的成长,到后年也能有 35%的成长。在成长的过程中我们寻找新的机会。

 

  

左图说明:达内科技于2014 4 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右图说明:达内 培训场景之一

 

韩少云:看美股炒A 股并非理性 达内考虑过A股上市

「背景资料:近期,由于国务院对职业教育加快发展的决定,使得职业教育概念被市场热炒,在目前大盘萎靡不振的背景下,只要头顶着职业教育的光环,往往就成为市场资金的追捧对象,但股价能否持续仍有待观察。」

金融界: 达内上市马上三个月了,它的股价真的是非常亮眼,我看了一下涨幅最高是50%还多,投资者的关注度也是相当高,现在也有一种说法很有意思,‘做A 股就跟着美股走就行了’,比如说达内如果暴涨了,我们就看一下A 股最近的上市公司了,您认可这种思路吗?您怎么看目前的行业内主要的公司的发展?

韩少云: 实际上还是不完全一样,在这些上市的教育公司里面,达内它是一个职业教育的公司,比如说国内A 股上市的公司虽然还是教育公司,但是方向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异的。包括比如说美股里的新东方、学而思都是中小学类的,或者英语类的培训,A 股上还有全通教育,这些公司跟达内 还是有区别的,当然整个教育板块都不错,可能大家有一个联动效应,但如果再细分的话公司间还是有区别。

金融界: 您觉得这种炒股理念对吗?

韩少云: 还是要回归理性,回归公司的基本面可能更合适一些。

金融界: 觉得公司之间并不太一样啊?

韩少云:对。

金融界: 达内有没有回归A股的计划呢?

韩少云: 我们这才在美股上市啊。如果从公司的品牌的提升上来说,A股是比较合适的,中国的散户股民号称有几个亿,而达内 在上市的这三个月里曝光率比较高,所谓的‘上头条’,就是涨幅榜第一,往往就上媒体美股的头条,这种情况大概有45次了,如果在A 股有几个涨停板那中国的股民全部都知道你了,可能对我们的业绩会有帮助的,日后股民的孩子要参加培训,那家长可能就更加倾向于达内了。我们还是喜欢到A 股去上市,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条件的限制等等,还是选择去海外上市了。

金融界:当年有考虑过A 股吗?

韩少云:考虑过。

金融界:报过材料吗?

韩少云: 没报过,因为当时没有先例,教育公司到底能不能在A股上市,有一些政策的不确定性,我们不敢冒这个险。

金融界: 最近媒体对这个是有争议的,最近很多好的公司都在海外上市了,这种‘流失海外’大家觉得挺可惜的,您怎么看这个现象?

韩少云: 我觉得这也算正常吧,这是国家的层面上要考虑的问题。实际上A 股优质的公司很多,我觉得大家之间也不差,毕竟去美国上市的公司才百十来家,优质的公司也就几十家,对中国这么大国家来讲,流失掉这样一些企业我觉得问题也不是太大。当然这些公司如果回归也是对A 股的一个补充。不过如果这些公司也回来的话,对A股的抽血压力实际上也是蛮大的,比如说阿里巴巴要到A股上市,要融资到 200亿美金,一千多亿人民币,实际对中国的股市有巨大的压力。我们到海外去上市,给在国内上市的企业有更大的空间。无论在A 股上市还是在海外上市,实际上融来的钱都是在支持中国经济的发展,我觉得都好。

 

记者手记

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吹响了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号角,顶层推动也激起资本热情,中国教育金矿的含金量正在一路攀升。

在职业教育的细分领域, 达内科技以IT 培训为特色。在其董事长韩少云看来,职业教育市场潜力巨大,但面临先天不足的尴尬,“大家觉得职业教育培训毕竟不如大学的教育‘高大上’,‘我大学都上完了,为什么要去参加培训?’从家长甚至到学生的认可度、认识都没有提高到一个比较好的程度。他们就很难理解,大学教育或者中国官办的职业教育跟市场实际上是有一定脱节的。”

虽然有尴尬,但脱节所酝酿的巨大市场空间充满想象力。这也让达内成为2014年上半年最亮眼的中概股之一:上市三个月最高涨幅达50% 以上。同样的效应下,A 股相关上市公司也引发资本追棒。在韩少云看来,虽然整个教育板块都受益于政策,但公司之间还是有区别,“可能大家有一个联动效应,但如果再细分的话公司间还是有区别,看美股炒A 股并非理性”。其实当前一些媒体也确实对A股在线教育股有这样的担忧。(A股小伙伴们觉得呢?)

韩少云很羡慕这些A 股上司公司所带来的品牌效应,“如果在A 股有几个涨停板那中国的股民全部都知道你了,可能对我们的业绩会有帮助的,日后股民的孩子要参加培训,那家长可能就更加倾向于达内 了。”虽然很想在A股上市,但遗憾的是,“因为种种原因,条件的限制等等,还是选择去海外上市了。”

不过,如同韩少云极其简单朴素的办公室一样,他对此也有很朴素的理念,“无论在A 股上市还是在海外上市,实际上融来的钱都是在支持中国经济的发展,我觉得都好。”金融界网站也真心的希望不论走出去还是自产自销,我们都有更多朴素的上市公司。

达内直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