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上市公司

亿元级外企IT培训企业

  • 全国服务监督电话400-827-0010
IT培训 > 资料库 > 抄抄抄!公关能让无节“抄”走多远
  • 抄抄抄!公关能让无节“抄”走多远

    发布:IT培训 来源:资料库 时间:2014-12-29

  • 公关下的繁荣,其实想走多远,就能走多远,因为再华丽的构造总能在这个世界找到拥趸,再“荒诞”的诈骗短信也会有人汇款,接力棒可能就这么传下去。但是规律是规律,事实是事实,法律是法律。泡沫很闪亮,纵有再多文饰情怀,阳光仍然不留下任何情面。

  • 小米公司最近关于空气净化器产品的事件在网络上引发热议。微博上知乎上不同的声音交织者,观察这些现象其实是一个很好玩的事情。
    首先,当我们听闻一件事情后,产生了情绪,从而引发言论或者讨论。如果这是一件精心策划好的传播案例,那么相关的操盘手已经赢了。我们有限的注意力资源,就分配给了一件激起我们情绪的事情。这个情绪一般是极端情绪,比如异常的感动,或者极其的愤怒,或者特别的好奇……不过最近可以看出来,社会热点事情的舆论操盘手们,越来越会利用人们的愤怒制造事件传播。从90后CEO,到优酷抄袭门,再到小米各种没节“抄”……

    可能一个事件中,立场双方在各大社交网络上骂战,甚至有“愤怒的群众”会因此耽误工作时间。但是也许在北京某个写字楼里的会议室里的投影上,某公关公司在汇报本次舆论引导的最新战绩,引发了多少人次的转发,百度指数增长多少,社会媒体争相报道,预计覆盖了多少的人群。然后下个结论,仅仅利用了多少低廉费用,就促成了一次大规模的全网传播,于是多少人之前不知道某个品牌,一瞬间全民皆晓了。

    在类似事件的各种骂战中,阴谋论一般也会出现。如果要阴谋论的话,我也来一把:不管在网络还是在生活中,我们生活所看到的其实都是“楚门的世界”。在网络上传播的文章、资讯、公关,都是其他人想让我们看到的。这是一个精心构造(fabricate)的世界。

    当编辑精心地制造了一个话题,然后你将其点开,HTTP把网页传给你,PV数加1,你的大脑的缓存里多了一个比特的信息。于是每天每月,这些所谓的资讯在你的大脑里,不断构筑着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包括你点开我这个文章,其实也是我在某个清晨,在书桌前写就。但是这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因为有时候我们决策的依据,就是需要来自于他人的二手经验,我们也的确会有一些筛选,比如我关注谁认可谁信任谁。

    现在问题来了,那如果我们接受的信息都是有偏见的信息,那我们的基准线在哪里?就像用脏数据去攻击一个业已训练好的机器学习的算法,那原有的参数将向哪里迭代?也就是说,当人们告诉楚门,这个就是你看到的大海,这就是你看到的蓝天,结果你发现蓝天上掉下了一块装饰材料砸到自己,大海好像不是那么辽阔无边际,这个时候你如何作想?你从哪些细节上去找寻你对“真实”的感知与分析的基础?

    公关是什么作用?公关就是当一家公司说自己在天上飞的时候,你突然通过某一些细节发现它其实好像是在风洞实验室里被吹起来的,然后你即将要产生怀疑的时候,公关让你读到的一篇稿子或者声明,或者看到一则故事,或者看到一个激励人心的关于梦想青春的演讲。于是你又泪流满面,和公司产品抱头痛哭说我们还是在一起。

    我想公关业者应该都是把妹达人,对于人的集合作为整体,情绪与情感的把握与操纵,既可深入又能浅出,知道细节规律但是又能加以利用。这种精密地运作,加上传播平台的配合,大致可以饰演任何想打造的形象。同时,深陷其中的话,你又会认为自己得到了爱情……嗯,这大概就是公关需要在公司与用户之间制造的爱恨情仇吧。

    其实我相信,这个世界如此之大,有的时候真相太容易被掩盖甚至无法追溯,而大行其道的是立场与角度。你是这个立场,我是这个角度,正因为我们不一样,我们看到的东西不一样,世界才多样。在接触各式各样的联合国的口译材料里,我更是深刻的感受到这一点。

    也正因为如此,你用什么样的角度去看,你用什么样的价值观在指导执行,就能吸引什么样的人。但是这种多样得以共存并且对话,我认为除了所谓共同追求的人的不可分割的权利之外,相通的还是逻辑,基本规律。

    如果一家公司产品可能做的没有那么到位,但是公关却铆足了劲宣传渲染,代表未来代表趋势,同时作为行业新人,站在所有传统方的对立面。仿佛宣称我代表真理代表用户的利益,你们都是在压榨用户,我才是最牛逼的,不信看指标,不信跑个分。然后又顺手“借鉴”了传统行业的工作成果。这里就没有什么问题么?

    传统行业的从业者在一个方向浸淫之久,耕耘之深刻,谁也无法否认,这些都是壁垒和优势。而一个新入局者却能立刻宣称自己可以轻易颠覆,会敲代码的人就一定要比传统行业的聪明么?互联网时代兴起前就没有聪明人了么?而且有意思的是,搅局者也是从传统行业挖了人开始干的。所以这里肯定会有一些腾挪的地方,要么是拿时间在换钱,要么是拿钱在换时间,或者有一些其他的舍取权衡,折中妥协。因为客观规律、行业规律就在那里,而一个行业假使有暴利,也一定会在逐利资本的驱使下,进入者增多逐渐拉低利润率。这些规律不是一两篇公关稿,一两次发布会就能搞定,也不是口头说理想情怀青春奉献就可以超越的,你看连罗老师的理想主义者都开始以CEO身份安静地做手机了。

    但是公关好像不会告诉你这些,他们会铺陈华丽的语言,配上诱人的故事,再宣扬一下自己的主张,撩动你的情绪,一个目的就是让你信信信。你说我抄了?我其实不是抄,掌控了宣传的力量,可以重新定义抄,以及节操。但是这样会马上自毙么,当然也不会,这个世界如此包容,你看不上眼的,甚至你认为是邪恶的,也许在世俗上比你更成功,存在的时间更长,过的比你更好,哪怕吃相不体面,甚至很难看。

    最后回到标题的问题,公关下的繁荣,其实想走多远,就能走多远,因为再华丽的构造总能在这个世界找到拥趸,再“荒诞”的诈骗短信也会有人汇款,接力棒可能就这么传下去。但是规律是规律,事实是事实,法律是法律。泡沫很闪亮,纵有再多文饰情怀,阳光仍然不留下任何情面。

  • 上一篇:2015年互联网10大引爆点

    下一篇:java的十种设计模式

2001-2016 达内国际公司(TARENA INTERNATIONAL,INC.) 版权所有 京ICP证08000853号-56